健康 保健品新闻 OTC新闻 医疗器械新闻 健康之路 减肥健身 微信营销 两性知识 美容护肤 日常调理 男女保健
医药新闻 (首页、列表、内容、搜索) 横幅广告
医药新闻 (首页、列表、内容、搜索) 横幅广告
当前位置: 医药代理网 » 医药资讯 » 医药营销 » 正文

“药品黑市”为何越做越大(图)-搜狐新闻药品黑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7-05 20:07:04  浏览次数:549
核心提示:药品黑市目前,公安部门已拘捕18名犯罪嫌疑人。在一系列非法交易药品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通过回收市民手中的剩余、过期药品,再使用更换包装、更改批号等手段翻新假冒药品。对于过期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明确规定,不允许收购和进行交易。与以往的案件相比,此次查获的药品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医保定点药店里购买的“好”药。医患双方“你情我愿”,为过期药、多余药的出现提供了条件。抓捕当天,100多名执法人员配合公安人员开展抓捕取缔行动。上海食品药品监管部门16日公布的案件情况显示,“地下药品黑市”中,专门从事非法收售药品活
药品黑市他们驾驶汽车,出入高档小区,表面上是一对对体面的夫妇,实际上却从事见不得人的非法药品交易……4月16日,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了该局成立以来破获的最大一起地下交易药品案件:胡某、徐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系4对夫妻),从事非法药品交易,自2002年以来涉嫌的非法收售药品进收款金额达9000余万元。从2006年6月到今年4月中旬,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一举端掉了13个类似的窝点,现场查获药品1000余个品种,药品总价值约290余万元。目前,公安部门已拘捕18名犯罪嫌疑人。“‘从业’人员达数百人”、“位于中心城区的‘窝点’就达30多家”、“销往安徽、浙江、河南、辽宁、黑龙江、广东、四川等外地诊所和药店”……药品地下交易为什么能如此“红火”呢?在一系列非法交易药品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通过回收市民手中的剩余、过期药品,再使用更换包装、更改批号等手段翻新假冒药品。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不少普通市民成为了过期药的“提供商”。上海市药监部门的调查显示,该市几乎各个区县都有地下交易药品案件发生,其中又以闸北、普陀、宝山等几个中心城区为多。药贩子交待:“城区人口密集,过期药的‘货源’充足,收起来方便。”记者在闸北区的一个居民小区做了随机调查,涉及25户人家34人。调查发现:这25户人家都有多余的药,大部分已经过期。多数居民希望能通过这些过期药得到一定补偿;有3户人家曾经向药贩子卖过药;还有7户表示“动过心”。王阿姨的想法很具代表性:“家里的药吃不完,有的过期了,也不知怎么办,扔了也是白扔,有人来收购,还能换点钱,不是挺好吗?”至于服用过期药会造成什么危害,她说:“没想那么多,不会太严重吧。”有调查表明,我国约有78.6%的家庭存有备用药品,其中30%—40%的药品超过有效期3年以上,82.8%的家庭没有定期清理药品的习惯。对于过期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明确规定,不允许收购和进行交易。但现实中,部分诊所、药店在处理过期药品时,存在很大的随意性。相关法律没有明确规范公民处理家庭过期药的行为,也就是说,对家庭过期药的处置,在法律上还是“空白”。在上海,部分区县早就开展了“清理家庭小药箱”活动,但相比“药贩子”的“高价回收”,吸引力无疑要小许多。有企业在全国展开免费为居民更换过期药的活动,但这些企业毕竟是少数,而且“换药”也有种种限制。药品回收的这种“空白”,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在今年两会上,有代表和委员发出呼吁:必须尽快为过期药品回收立法,建立起长效机制。否则,“地下市场”就会乘虚而入。与以往的案件相比,此次查获的药品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医保定点药店里购买的“好”药。医保目录药为何会大量流入“药品黑市”,让不法分子赚取大量的利润?据记者了解,尽管目前许多医疗机构加强了对“大处方药”和“过度开药”的治理整顿,但“以药养医”的局面依然存在,因此,部分享受医保的病人多开药的要求正对上有些医生的胃口。医患双方“你情我愿”,为过期药、多余药的出现提供了条件。在上海,医保局每年4月1日把当年的医保费用打入医保卡,于是,4月份就成了医保药品套现的高峰期。部分市民将自己医保卡内的金额折价卖给地下药贩,以达到套现目的。很多药贩子直接用医保卡在药店买药。一位老资格的药贩子说:从居民手中收药品种不多,有效期短;用医保卡在药店买药,品种多、有效期长,只要和营业员混熟了,不用处方,什么药都能开得出来。这位药贩子甚至当场拿出手中的三四张卡说:“我在当地不是一天两天了,信誉很好!”闸北区居民小朱说,她就曾经通过药贩子套过现。“他们让我先查卡内现金还有多少,约定套现价为药价的50%。先给我30%的现金,作为抵押金,他们再直接去医院或药店买好他们需要的药,还卡时再把20%的钱给我。”按理,国家对医保卡使用有一套很严格的规范,其中就包括医保卡只能限本人使用的规定。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无论是对医保卡持有者还是对医保卡使用机构,都没有特别有效的约束机制。药贩子向普通市民收药又是在地下进行,只要双方“愿打愿挨”,监管起来难度就相当大。去年底,上海市医保部门出台新举措,规定“定点药店每天只能向同一名参保人员配售一次,社保卡单次购药不超过200元”,对医保卡套现现象起到一定遏制作用。但仍有一些制度上的漏洞成为了“药耗子”们的“耗子洞”。“药源”、收购商、外地诊所和药店,是构成非法药品交易“产业链”的不同环节。记者调查发现,对上述每个环节的处罚,都相当软弱无力。非法收售药品的中间商是被重点打击的对象。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01年至2006年共破获了120起收售药品案件,其中因人员逃逸不能追究责任的就有66件。据跟踪调查,几名被处理过的人员,大多已重操收药旧业。有人提出,杜绝“药品黑市”的关键,在于让“黑药”没有任何市场,特别是让那些与药贩子勾结的“黑诊所”、“黑药店”消失。然而,在许多农村和偏远地区,对非法诊所与药店的监管,相当乏力。至于把过期药卖给药贩子、医保卡套现等各种违规行为,则更难追究。比如,在对违规的医保参保人员进行处罚时,劳动部门用得最多的手段只能是暂停医保待遇。另一方面,药品非法交易的利润相当诱人。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往往只需要塑封机、压盖机、包装材料、伪造的批号章等不多的制假工具,就可以对大量回收的药品进行分类、改装和包装。贩卖过期失效药的平均利润,则高达300%。据办案人员介绍,在刚刚查破的那起非法药品交易案件中,几名犯罪嫌疑人都已经在上海购置了房产和汽车。从去年8月开始,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展开了大量收集证据的专案调查。仅仅在侦查抓捕那8名犯罪嫌疑人时,就展开了一个多月的集中调查和15天的24小时跟踪。抓捕当天,100多名执法人员配合公安人员开展抓捕取缔行动。“消灭‘药品黑市’,需要各部门的配合,需要堵住各种漏洞,也同样需要全体市民自觉抵制。”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唐民皓说。(吴焰)新华网上海4月16日专电(记者俞丽虹)上海近年来最大规模的“地下药品黑市”被查获,13个非法收售药品的窝点被取缔,涉案药品总价值超过290多万元。上海食品药品监管部门16日公布的案件情况显示,“地下药品黑市”中,专门从事非法收售药品活动的人员有数百人,并且形成网络,组织严密。新华网呼和浩特4月13日专电(记者张丽娜)记者从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悉,内蒙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在近期的市场监督检查中,分别发现人血白蛋白、凤舒宝胶囊和硫酸氯吡格雷片3种药品质量可疑,经与有关省市核查均系假冒药品。一系列药害事件发生后,国家药监局已经开始推行药品驻厂监督员制度。王国治委员说:“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模式,但有三个问题必须考虑。其一,我国药厂太多,监管部门是否有足够的人力进入药厂?其二,药的品种不同,研制、生产、质控过程的技术要求也不一样,检查人员是否具备专业知识?其三,如果一个监督员长期在一个企业驻下去,是否会形成新的腐败?”
打赏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医药资讯
点击排行